Yongxiu vihara reproduced the Dunhuang Grottoe, Hsinchu

永修精舍重現敦煌石窟 | 新竹市


1989年,新竹市鹿野苑藝文之友會會長吳文成居士與永修精舍住持寬謙法師及文史專家同行拜訪敦煌莫高窟,對千年前畫師與工匠留下的經典壁畫與泥塑,無限讚嘆,讓研究古美術的他與敦煌結下不解之緣。「那時即發願,要在台灣復原一座與敦煌石窟尺寸一樣的精華佛窟」,近20年後的2008年,吳文成居士才完成這個願望。永修精舍的敦煌精華佛窟面積寬550公分、長780公分,藻井高度是530公分,是把敦煌石窟裡各個最經典的壁畫、泥塑、佛藻井,都遵照原尺寸複製,最後於永修精舍組合成精華窟,為此吳文成居士多次往返敦煌,選擇保存最佳的壁畫並進行部分修補,最後數位化輸出;塑像則是改用現代材質(FRP),中空重塑,再原樣彩繪。為了支付這些畫師與專家經費,他賣掉一棟房子,耗費1千多萬元。

永修精舍住持寬謙法師是雕刻大師楊英風的女兒,她長期研究敦煌經變圖並積極推廣佛教藝術。她說:敦煌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交通樞紐,不同民族的交匯地,往來的駱駝商旅帶來多元的文化的交流,佛教藝術在此更是興盛。敦煌石窟的形成,從西魏到五代,歷時七、八百年,創作最高峰是盛唐時期,敦煌石窟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人類文化資產。近來石窟受風化影響,許多保存較完整的窟洞,已不開放,即使舟車勞頓到現場,也可能無緣親炙,如今無需遠赴沙漠,就近在新竹便能一窺歷史珍寶,實為難得的殊緣。

敦煌精華窟佛龕是以及雕塑的方式呈現,中間的主尊是釋迦牟尼佛,左右兩旁以兩兩對稱的方式鋪排,分別是最靠近佛陀的迦葉阿難,再來是菩薩與天王像等,屬於一佛二弟子、二菩薩、二天王共七尊佛像的唐代風格。但如果將雕像配上背景的畫像,則變成是一佛、十弟子、四菩薩、二天王共十七尊佛像;十七尊佛像共一龕,是唐朝最龐大、最完整的佛龕設置。

佛龕主尊釋迦牟尼佛,相好莊嚴:臉形豐滿圓潤,額廣平正,兩眉之間有「白毫」瑞相,雙眉細長,慈眼垂視,嘴角上揚流露出安祥的微笑,唇旁有鬍髭及一對豐厚的長耳。祂身著袈裟,右手於胸前作說法印,左手撫膝,結跏趺坐於台座上。世尊的法相中,最特別的地方在於祂有鬍髭,隋唐之後的佛像才有畫鬍髭;佛是以白毫放光度化眾生,菩薩則是從嘴巴放光,代表菩薩須以苦口婆心方式勸度剛強難化眾生的意思。

隨侍在佛陀旁的迦葉尊者,號稱「頭陀第一」,祂滿臉風霜、老成嚴肅,而且因為修苦行的緣故,顯得削瘦而且胸前的肋骨浮現,清晰可見;另一旁「多聞第一」的阿難尊者,則是容貌俊秀,天資聰穎的年輕行者。在迦葉和阿難旁邊的菩薩,雍容華貴、慈眉善目,帶著溫婉的微笑以「S」形的身態優雅自在閒立於蓮台上;離佛陀主尊最遠的是護法天王,祂們圓瞪著眼睛、張著大口,身穿鎧甲,一手在腰,一手握拳,腳踩地神,威風凜凜站立在最外側護持正法。

永修精舍的敦煌精華佛窟匯集敦煌第220窟的阿彌陀佛經變畫、藥師經變畫、維摩詰經變畫;這三幅唐代的經變畫,更是以臨摹敦煌壁畫聞名的張大千所未曾知曉、無緣看到的!佛龕及雕塑取最完整的第45窟,有佛陀弟子迦葉、阿難及菩薩與天王像;主尊釋迦牟尼佛坐像,則來自第328窟的作品,石窟頂處的藻井,精美華麗,原作在第319窟。

經變,全稱佛經變相。把佛經中的故事和內容以繪畫形式表現出來。古代僧侶藝術家們,依照經典義理,創造出生動活潑而有宗教內涵的藝術畫面,使信眾們易於理解及宗教實踐,在觀賞經變畫亦如同在讀經,對於一般民眾則可以藉由畫面傳遞佛的慈悲與祂所發護佑眾生的大願,因而對佛教生起信心與修學的動機,而達到宗教信仰弘法的功能。在中國南北朝石窟、佛寺就有經變畫,而唐初是經變畫最盛時期,在長安的佛寺和敦煌的壁畫皆有豐富壯觀的經變畫,如阿彌陀經變、藥師經變、維摩經變、法華經變等。而著名佛寺如長安慈恩寺、薦福寺、洛陽敬愛寺等,皆會延請名畫家如吳道子、尉遲乙僧、韓幹、楊庭光等競逞丹青將佛經繪於壁畫上。目前甘肅敦煌現存的壁畫中,已經發現和確認的有法華經變、維摩經變、彌勒經變、藥師經變、阿彌陀經變、十輪經變、觀音經變、華嚴經變與報恩經變等幾十種。

永修精舍的敦煌精華佛窟經變畫,屬於細膩又流暢的工筆畫技法,用的顏色也相當的華麗,都是用當時最好的寶石、礦物的顏料,慢慢的一層層的把它暈染上去的;場面則是相當壯觀,人物的表情充滿著慈祥寧靜和法喜;造型上更流露出唐代以豐腴為美的特徵,所以整個人物造形看起來比較豐滿、健康、愉悅、華麗;完全是真實反映唐代的強盛與富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