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ong village, Taipei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 台北市大安區,臥龍街436巷,臥龍新村
大安區 • 臥龍街436巷 (臥龍新村) | 台北市


臥龍新村,這地名實際上不存在,只是泛指當地居民的一個代稱,你在Google裡是找不到這兒的任何訊息,包括其入口都很不起眼,彷彿是個境外之地,默默地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臥龍新村這名詞也是我問數個當地人所得的一個通稱,不然還真無法有個具體描述的名詞。

六年前(2004年),前往一位朋友臨時租家中,才發現此地 — 一個不用市府垃圾回收收袋的地方,但清潔隊依舊每天代為處理家庭垃圾,現在的狀況不得而知,但是那是我頭次發現台北市還有這麼好康的地方。兩次前往都是晚上,那種依山而建,建而隨居,居而不厭的狀況,實在是不同的體驗。

晚上的臥龍新村很安靜,夏天的時候更是涼爽。朋友很習慣這裡的一切,包括房租,那時好像一年三萬元吧。房東沒有住這,也不太關心屋況,反正這樣的價錢就是自己搞定後續的種種。房子不大,談不上舒適與現代化,但若是一個棲身處倒是尚可,從客廳窗戶可俯瞰新村的前面廣場,視野算廣。當初朋友是為了考大陸的建築師執造,特別來這與世隔絕,奮發圖強。這的確是個另類的做法,事實上他也考上了,只不過是在離開台灣到大陸後數年。

臥龍新村的屋子依地勢而建,由於腹地有限,後來增建的就有空間就搭、有牆就靠、有材料就用。許多處看起來觸目驚心,也大感佩服 — 這樣也可以住人而不鬧出人命呀,建築系的學生看到肯定拍案叫絕,原來解構主義的實踐,在臥龍新村看倒可見不少範例作品 — 管線外露、磚牆毫不粉飾油漆、戶外落柱接了好幾節、廣用二手建材……。由於新村內屋舍緊鄰,這兒可是一家煮飯萬家香,排油煙管不論怎樣喬,都是無法辨免會香溢飄到鄰居那;曬衣如何夾緊,總會飛到別人的屋頂;電視如何轉小聲,還是可以讓人知道你在看哪一台……,諸多瑣事久了也見怪不怪了。

2010年重回這裡,與記憶裡的一切完全不同,原來兩年前軍方強制拆除前面區域的房子(友人住的也包括其中),除了是宣告地權外,推測是階段性強制驅離民眾的手段,拆除後的空地現被居民拿來種菜曬衣,算是地盡其用吧。少了前面這一大片屋群,臥龍新村的氣勢與屋舍數量便少了很多,看起來更為脆弱與危險 — 因為大夥原是緊密相扣的建築共生體呀。而政府為了老居民的上下階梯安全著想,近來也加設不鏽鋼欄杆,全區有階梯的地方都有,看的出來有夠誠意。然而公單位一手拆房,一手改善環境,一手追討地價稅、一手柔性勸導注意防颱,這樣人格分裂的行為,看在居民眼底,實在五味雜陳。

有能力搬走的早就離開,留下來的總有一些無可奈何的背景。就如同:幸福的人,人生都相同,不幸福的人,每個都不同。或許有些人不以為然,就是習慣這裡也喜歡這裡,但讓他們繼續留下來的,應該有著更多的故事吧。

 

參考資料:角落台北 • 尋寶圖 | 臥龍新村的歷史與居民訪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