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sui Lee ancestral temple, New Taipei City

淡水 • 燕樓 李氏宗廟 | 新北市


李氏宗廟位於淡水水源地,北投里北投子98號,古名仙家山麓。原係燕樓開台第二世臣春公故居,乾隆57年始建時為草廬,清朝中葉歷經三次分類械鬥,被焚三次 (註一)。光緒元年(1875),監生山石公改建祖厝為燕尾脊宗廟,並由四房武秀才火炎公住守祖廟及護龍。昭和12年(1937),李協勝公記李磐鐘等管理人將宗廟改建成琉璃瓦,三川脊之廟貌,保存至今,是淡水鎮最大宗族,燕樓李家的祖廟。

燕樓李家來台開基祖李鼎成,乾隆16年(1751)帶著父關親榮道公神位及妻子林耀娘,由福建同安縣渡海,登陸渡,行醫漁耕數年,生長子臣春。乾隆21年移居竿蓁林後厝仔,乾隆52及55年。林耀娘和鼎成公先後仙逝,葬於營盤埔蜂巢穴(今淡水第一公墓)。乾隆57年臣春公遷居北投子,生太平、長生、江中、山石四子稱四大房。從此子孫繁衍,並逐步擴散分居到忠寮、水硯頭、林仔街等地,淡水人以忠寮李或燕樓李稱之。

燕樓,指其燕京(北京)東角樓中原祖里。公元1300年間,火德公入閩,經八代遷居同安前街,因此其燈號或記燕樓,或記前街(一作錢街)。至於燕樓宗廟點金柱對聯上的「馬巷」二字(圖三),則是指同安縣馬厝巷分府的李厝鄉故里。光緒10年(1884)長房—李懋澄及三房—李懋足兄弟二人曾回同安縣探祖、修墳,時適法軍侵台,李懋足的「回鄉紀略」一文,同時敘述滬尾清法戰役經過,是中法戰爭的珍貴文獻。

光緒九年,長房四李懋蟾和李懋足著手修譜,其中「來台家譜序」、「租墳穴記」、「祭田規則」以及同治11年(1872)吳際青的「祖墳山批」等文,都是燕樓李家開拓史的珍貴檔案,也是清代庶民史的瑰寶。

咸豐10年(1860)至光緒末的30年間,燕樓李家分中文武科考者,高達10人,蔡相輝教授以淡水文風,排居北台第四位,依序為大巃峒、士林、嗄嘮別和忠寮,認為其因素與故鄉同安風俗相關,指同安自朱子簿邑來,禮義風行,氣節自勵。惟忠寮族人,屢受三邑人侵犯,亦應是子孫奮力圖強之原因。

其中光緒11年(1885)乙酉科,李貽電、李宗炳叔侄同榜,分中武舉54名和42名,尤為美談,至於「兄弟舉人」則是指光緒17年辛卯文舉李宗聘與乙酉科的李宗炳,係長房和次房的堂兄弟。

忠寮李家的發達,與女主人的堅毅精神相關。李臣春嘉慶13年(1808)過世,隔年即發生漳泉械鬥,新寡的周氏帶著四個小孩避難滬尾街,時長子李太平僅16歲,幼子李山石才8歲。祖厝被燒後,周氏將其改建為瓦屋,據譜堞載,周氏教子有方並熟諳風水,曾格言:「宗祠基地為馬踏蹬及蛇臍形,將來子孫邀榮國典,祇可在宗祠掛匾,不可豎旗,樹旗似勇馬繫以柱,馬靜立而不走,若以蛇臍形而論,樹旗似有打蛇之象,則蛇欲走而不住,雖有美地而恐害其穴也。」道光18年(1838)李太平四兄弟分爨,奉周氏(道光16年逝)遺命,尊李協勝為公號,祖厝中廳作大宗祠堂。光緒10年,李懋足修家譜,「宗祠圖說」一文,即記載周勸祖妣遺訓子孫顯祖耀宗之事。

燕樓宗廟除了兵燹之災以外,近年亦受宵小之害。民國77年1月,宗廟內之祖龕雕刻牌面、武魁匾及金瓜棒一支遭竊,9月8日請雕刻家照原圖。83年10月,長方形鐵製香爐失竊,只好改製銅爐。89年1月,李乾朗老師到宗廟測繪,發現步口獅座豎材被。期間,84年2月初,聞營建署新市鎮第一期二區開發工程,將拆毀燕樓宗廟,幸經族人合簽陳情書,始暫獲保留。惟開基祖鼎成公及祖妣位於營盤埔的墳穴,確因公所興建運動公園之故,遭營建商夷為平地。只好將開基考妣骸骨重葬於仙家新墓。

燕樓宗廟,匠師一流,雕刻剪黏精緻。大木結構紅鰻師、刻花龜理師、彩繪彿賜師、剪黏天乞師、石雕木成師。李乾朗教授曾拜訪廖石成(紅鰻師),得悉昭和初,龍泵間的匠師由許丙聘請來淡水建蓋清水祖師廟,忠寮李的頭人看中紅鰻師的匠藝,於是也延聘這批匠師來重建燕樓宗廟。如今祖師廟的兩廊改建,珍貴的交趾陶也重換,只有燕樓宗廟尚保存原來匠師工藝,堪為國家瑰寶,

註一:嘉慶14年(1809)漳泉拼,漳人會海盜朱濆,焚毀燕樓仙家草廬。道光21年(1841),頂下郊拼,三邑人再焚燕樓祖厝,次房二扶助公失陣遇難。咸豐三年「七縣反」,祖厝三度被焚。咸豐10年以降,忠寮李家人才輩出,多人分中文武科榜,未再受三邑人侵犯。1890年,北山土匪擄據喜祿公為人質,棒傷腳骨,後以銀兩解決。乙未割台,文舉人李應辰舉滬尾18庄500人抗日,失敗後帶眷遷移廈門。

2 Responses to "Tamsui Lee ancestral temple, New Taipei City"

我是燕樓李氏後代,偶然看到貴資料內心頗激盪,若有更多資訊,請多提供,感謝

李瑞恆

感謝您的支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