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e float idol factory, Changhua

電動花車人偶製造廠 | 彰化縣 • 溪湖鎮


2004年隨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4月18日走到這。那天太陽很大,很多人不耐酷熱中暑而流鼻血。我,依舊脫隊,因腳底早已佈滿穿線的水泡。此招是讓水泡裡的液態分泌物增速流出,水泡好消腫!實在走不動了,連坐下來的力氣都想省下來。

走過一家鐵皮工廠門口,不經意的看到工廠內詭異的人偶像,激起我拍照的慾望。工廠內佈滿了古代神話故事人物,表情與其衣著誇張鮮豔,以現在的用語:就是台味十足啦,有夠嗆的。我喊了數聲有人在嗎,並確認沒有看守狗後,便獨闖入內拍照。由於當時使用的SONY 707 (38mm~190mm, F2.0~F2.4)數位相機,無法勝任工廠陰暗的光線,因此失敗作品甚多,目前所見所有照片即是堪用者,為數不多,有點遺憾。

這讓我想起 Robert CAPA (羅伯特 • 卡帕) 於二次大戰 (1944年6月6日)「D日」參與諾曼第登陸。D日當天,他成為了唯一一位隨第一批登陸部隊參加諾曼第登陸作戰的攝影記者。他攜帶2部康泰克斯2型 (Contax II) 相機、50mm 鏡頭和數卷膠片隨軍在奧馬哈海灘搶灘。在第一次為時30分鐘的戰鬥衝鋒中,卡帕拍攝了106張底片。然而回到倫敦的暗房沖洗時,工作人員的失誤毀掉了絕大多數底片,經過一番努力,搶救出了其中的11張。《生活》雜誌於1944年6月19日刊出了其中的10張照片。

卡帕一生參與過五次戰爭,從西班牙內戰、中日戰爭、二次大戰、以阿戰爭到中南半島越戰。他堅稱永遠和軍人走在第一線,甚至:「永遠跑在軍隊前面。」卡帕帶著相機不停穿梭於亞、非、歐、美洲各戰區。普立茲文學獎作家約翰.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曾如此描述卡帕的作品:「攝影機對卡帕而言,不是冰冷的機件,而是心靈與思想的延伸。卡帕的攝影作品蘊含了寬宏的胸襟和無限的同情,他的照片絕不是意外,裡面的百姓與戰士的情感也不是偶然。他拍到心痛與愉悅的剎那,他拍出思維。他創造了一個世界,那是卡帕的世界,無人可以取代。」

雖然我沒有CAPA那麼壯烈,但是檢視拍回的檔案時,仍懊惱不少。恨不得重回去拍,努力的拍,但也無法還原當日的光線與心情。攝影就是這樣,總有些不確定與意外,不,應該說人生本就如此,何必執著於完美。

8年後的同一日,我將這些照片重見天日,仍有許多感動與興奮。試著在Google Map輸入地址,卻再也不見當初建物的存在,或是說早忘了它的樣子。但,我依舊看見當時日正當中的自己,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獨行在省道上,發現。

 

延伸閱讀:等待卡帕 | 原點出版 | 2011.10 出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