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tienshan forestry culture park, Hualien

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 | 花蓮


林田山原名「摩里沙卡」(森的日語發音),這個離花蓮市約四十公里,隱身在中央山脈腳下,因木材而繁華的小山城,民國50年代是林田山伐木的全盛時期,「摩里沙卡」聚集了約四、五百戶人家,約有二千多人居住於此,其中更有為了林場員工子女就學需要所設立的森榮國小及林田山幼稚園,每週免費放映 2 至 3 場電影的中山堂,供應日常民生用品的購買部(福利社),解決單身員工飲食問題的公共食堂,以及製材廠、火車站、修理廠、醫務室、豬灶、公共浴室、攤販市場、冰果店、米店、洗衣部、魚菜部、理燙髮部、消防隊、文化工作隊等等,十足是因木材而繁榮的山中城鎮。

林場裏堆積如山的原木,散發淡淡的檜木香氣瀰漫著整座山谷;山區伐木場的集材機不停地運轉、集材;拾階而建的日式魚麟黑瓦房,濃烈大和風味的建築,遺世獨立在山間;加藤式「蹦蹦車」拖著粗大的原木在山區川流不息,呼嘯的「流籠」夾雜著伐木工人的吆喝以及低吼沉重的鏈鋸聲,此起彼落地盤旋迴盪在山谷間……。這宛如電影「多桑」裏的場景,是台灣遺留下來最完整、最具特色的伐木基地,無論規模或重要性,都是「東台灣林業開發史」上重要的據點與見證。

然而,台灣光復初期的「三多」林業政策-多伐木、多繳庫、多造林。在伐木多、繳庫多,遠比植栽造林的速度迅速下,造成大地生態環境的反撲,也使森林遭受破壞後的後遺症一一呈現,造成逢雨作水災、無雨則苦旱的慘重社會成本損失。民國60年代環保意識的抬頭,保護森林運動風起雲湧,政府適時的重新調整林業政策,以國土保安、森林永續經營、保護森林資源為宗旨。林務局也在 民國78年7月起,由事業預算單位改為公務預算單位,從此不用再以林養人,自負盈虧來砍伐森林。是因,成也木材、敗也木材,一些靠生產木材而興盛、繁榮的山城小鎮,也就逐漸地的沒落,繁華落盡的林田山,人口也隨之外流只剩下幾十戶人家;當年風光一時的「蹦蹦車」,滿載著林田山人的回憶,漸漸走入歷史;偌大的中山堂,也不見當年萬頭鑽動的盛況;幸好,以台灣檜木製成的一百多幢日本式魚麟瓦房,難能可貴地依舊林立於繁花綠葉當中,這大概是氣力放盡的林田山,留給世人最後一抹的嘆息和感傷。

「嗨荷嘿、荷荷嗨,林田山是我們的家鄉,我們的事業在這裡發展,我們的兒童在這裡生長,啊~我愛林田山……」這是林田山之歌中,一段描繪當時林田山林場員工的生活寫照,這個隱世獨居的山林小鎮,曾因其豐沛的林產資源,創造歌舞昇平的榮景,更因為優渥的生活機能條件,遺留下許多深具特色的建築遺跡,彷彿未完待續的影片,隨時期待著續集的發生……。目前,園區內仍保有許多當年遺留下來之特色建築與設施,如:日本式木造魚鱗黑瓦房的「日式住宅區」、運輸產地原木的 「森林鐵道」、景致優美的 「旭東亭」、提供單身員工伙食的「森榮餐廳」 、目前的 「 林業文物展示館 」 ,則 原為放置林場工作機具的倉庫,以及當年的高階主管宿舍,現已整建為 「林田山社區咖啡館」(林田山服務中心)等等,其歷史意義與其建築語彙,為歷史紀錄中不可抹滅的最佳佐證。

林田山有股無可抗拒的吸引力,其吸引力的源頭及基礎,緣起於60年幽遠歷史所散發出一種特別的林業人文所產生的動人力量。正因為這懾人力量,林田山林場近百年來的轉變,如何從過去的繁華榮景,因林業政策的改變趨至沒落,再由社區總體營造概念,轉化成為保存林業文化資產為目標、積極推動社區林業計畫,刻劃「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的每一筆歷史軌跡,讓屬於林田山的故事,得以不停地繼續說下去。

參考資料:農委會林務局 | 花蓮林區管理處 | 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