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Blue note (Live Jazz pub), Taipei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藍調 (Blue Note) 微醺之聚 | 台北市


8月4日晚,邀阿傑到北市最老、最純、最專業、最有口碑的藍調 Blue Note (Live Jazz Pub),算一算有近10年沒來了。老闆有點重聽,老闆的女兒跑外場、調酒台的工作人員依舊,只是頭髮快掉光了、老闆娘看起來沒甚麼老。這家人穿的很居家,服務沒有很矯情,但藍調卻是台灣爵士的搖籃之一,讓很多的爵士愛好者有場所可以表演飆技。

當天沒有客滿 (意外)。由於室內禁菸,視野與空氣皆非常的好。ABC 與外國人很多 (意外),氣氛很好。

阿傑帶著他的無敵吐 (Canon 5D2) 與綁有紅橡皮筋的鏡頭,現場屢屢向我挑釁與指導,有關攝影的技術。在孫中山的加持下,阿傑拍的照片真的不錯,不過薑是老的辣,獎是老的拿,就先與各位分享我的拙作,阿傑的佳作各位就敬請期待囉……

22:30,兒子call 我,說在等我睡覺。我說我在吃喜酒,他說為何吃這麼久!阿傑教我說:因為準備鬧洞房了!我靠…….

我一直很欣賞阿傑的瞎掰功力,這讓我想起我的攝影啟蒙老師的叮嚀:藝術,是一種命運,不是職業!與生俱來的敏銳力,是無法被模仿與複製的,兩者些微的差異,塑造了難以度量的影響力。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天賦異稟、才華洋溢吧。

23:00,阿傑遇到他的女性友人(兩人),就這樣他終於有了哈拉搭訕的對象,青春活力都蹦出來了。我請阿傑向亮妹 (應該是頗有重量的量妹) 介紹我是他的表弟,刻意地低調與假靦腆。沒想到亮妹始終無視我的存在,焦距都沒對到我這,我真是名符其實的晾弟了 — 被晾在一旁的表弟。

熟男還是不要跟型男相較,真的只有自取其辱。

俗辣的我,只好揹著沉重的國民相機離開 (23:30),心碎的聲音,沒人聽到。這時我想唱出羅時豐的名曲:港邊干係男性傷心的所在。

不過阿傑還是不錯,00:30 call我是否安全到家,算是沒白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