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ping Tree House, Tainan

安平樹屋 | 台南市


1858年,清廷與英、法、美、俄國,簽訂天津條約,條文明述台灣開放通商口岸。1862年,滬尾海關成立。1865年,一月一日,安平開港,正式名稱為台灣關。二月,英國領事郇和駐紮安平,洋商於此設立德記、怡記、和記、唻記、東興等洋行,現存規模最大的為英商德記洋行,其倉庫後方臨鹽水溪畔,即是為昔日的古碼頭。

安平樹屋原為英商德記洋行倉庫,從砌牆古磚推取自熱蘭遮城紅磚,及門楣花崗石、窗框基石與木屋架構判定,推測最早應建於十九世紀末及日治初期,之後作為「大日本鹽業株式會社」出張所倉庫,現況規模即為日本人增改建。據台灣鹽業公司退休場長張坤煌口述,一九三五年於此上班當時,自安順鹽田運來的鹽包堆置於此,倉庫己有榕樹盤根,可見樹齡已近百年。

現在倉庫內外多株百年老榕樹盤根錯節,氣根在屋頂及牆壁攀附生長,形成了「樹以牆為幹、屋以葉為瓦」的天然藝術品。現場生長茂盛的榕樹與建築物糾纏不清,讓本來平淡無奇的倉庫成為一個有趣的探險空間,宛如台灣版的「吳哥窟塔普倫寺」。後來倉庫老屋荒廢多年沒有人敢接近的原因:榕樹被台灣人視為陰性—即夜晚特別容易聚集陰間朋友,部分人還習慣參加喪事或是到命案現場前,身上都會攜帶兩三片榕樹的葉子,以趨不潔之物,在這些習俗與觀念的作用下,許多人都傳言一但靠近樹屋區時,便感陰氣森森,心理不安,所以舊倉庫榕樹區便成為一個禁地,該地就被當地人戲稱為鬼屋,也因此被完整保留最自然的狀態,毫無人為的干擾與破壞。這讓我想起老子所說:有用—浩劫、無用—-平安;才能—耗損、中庸—長生,這簡單的哲理至今看來依舊正確。

弔詭的是:先有了房子,樹依附其上,房子的結構被破壞了,樹根反而成為房子支撐的結構。接下來新增的構造物,如何一同參與這樣子的有機型態?建築師對安平樹屋的設計手法,是將樹屋視作一開放地景藝術:不特意翻修屋頂,但利用掀開已毀壞之屋頂,規劃成樹屋內部開放與半開放空間交錯特殊韻律,讓雨水自然落下至地坪作排水處理,綠地上有木棧道、榕樹間架設鋼構空橋,參觀動線遊走環繞整個樹屋,從空橋上方可以俯視榕樹枝頭,樹幹與枝葉盡收眼底,讓人的行為與天然景色可以和諧共存,相互輝映。

台南市政府在樹屋裡設置「安平灘的故事」及「榕樹生態展」兩個常態性展出。「安平灘的故事」及「榕樹生態展」的展出內容,都和安平在地的歷史人文有關,其中,「安平灘的故事」展,以圖文訴說安平從荷蘭人據台時期的經貿人文變遷、地方發展過程;「榕樹生態展」則以彩色圖片搭配文字解說,安平樹屋的形成過程,以及台灣現有榕樹樹種和分布狀態等自然生態介紹。

台南「安平樹屋」因時空變遷、產業轉型而造成了倉庫閒置的處境,意外的形成了一個自然生態與產業人文融合的歷史痕跡。現在的安平樹屋,經過重新打造擁有特殊情調及神秘氣息,猶如明珠蒙塵經仔細擦拭後,終於綻放出閃亮的光芒。現代的安平樹屋詮釋了生命的侵略、生命的包容與相互依賴,也代表了公部門(地方政府)與私部門(建築師)間的專業信任與合作,更塑造了一個可以讓人自由親近與體驗的活教材。事實證明:樹屋開放至今受到熱烈的歡迎與肯定,大人小孩都愛來,為日後其他案例立下了一個成功的典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