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fternoon of peaceful sixth lane (guest house), Taichung

午後的靜巷六弄 • 老屋 | 台中市


如果以這樣端詳地凝視寧靜,那將是另一種無上的幸福。

大多數的人,總認為幸福需要一個主動與被動的對象、需要一個實體觸發,或內分泌失調的類高潮感。如果幸福只是在平和的空間中,不想、不動、不言,讓自己成為空間的一部分、讓光影在身軀上慢遊,心,會無聲無息地飄落在角落上,等待甦醒後的慵懶哈欠中,發現。

要讓跳躍想飛的心降落,不容易,尤其軟著陸在寧靜的邊緣,這需要默契與緣分。因為珍稀難得,所以孤獨與寂寞常會相隨。有人說:孤獨是我不理人,寂寞是人不理我….,我卻說:寧靜,是寂寞與孤獨間的擺渡者,幸福則是相遇後的告別。

靜巷六弄,讓我想起小時候的阿嬤家。那時民國60年代。在好人很多,壞人還不很壞的時代,貧乏的生活,有著自得其樂、感天謝地的滿足。談不上對未來的願景,但也踏實地過著每一天。或許人的一生就庸碌於茶米油鹽、悲歡離合、情癡愛怨中,或許,所謂的幸福就是數十年後的牽掛,沒有太多的起伏,但卻有那淡淡柔柔的一份情懷。

寧靜,在此拾府可得,情懷,因靜真情流露。時空交感,雋永盎然。

 

  • 靜巷六弄動態電子相簿 (有背景音樂)
  • 音樂取材:鈴木常吉 | 專輯:ぜいご | 歌曲:ワーリー・ブルース (瓦里藍調)

 

站內靜巷六弄相關專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