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Baishatun Matsu Pilgrimage

2009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


2009年與加拿大籍友人(Ron)一同參加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由於今年媽祖來回行程只有6天(南下33小時,走過150多公里抵達北港更破紀錄),為不嚇走第一次參加的Ron,事先便規劃隨意走、盡興拍照的方式。Ron是一個業餘攝影師,不論在設備與經驗上都達專業水準,雖然沒有全台走透透,但在台5年期間也去過不少地方,相當熟悉台灣的生活環境。

在出發前我已經為Ron解說白沙屯媽祖的進香歷史與其獨特性,並安排幾個特殊景點讓他來脫隊拍照,而他也認真找尋關資料參考並老早就準備妥當,一切看來似乎OK,但事實上這次的進香體驗不斷刺激他,疲憊與亢奮所營造的的一種間歇性的宗教幻覺與超越自我臨界的快感,在香客集體的相互影響下,無神信仰的Ron也漸漸開始思考一些靈與我、我與他、眾與神的問題。

在尚未接觸媽祖進香前,我相信許多人都會嗤之以鼻或是漠然地事不關己,認為進香只是一群人的瘋狂行為,藉由苦行的方式來逃避現世或尋求慰藉,Ron也是這樣想 — 反正我只是拍照,旁觀者的超然與距離,是不會動搖我的價值觀。但從踏入進香隊與的第一步,腦中的一切就已在重寫與更新,像核分裂般的急速爆發。光是陣頭、鞭炮、儀軌與事件,就讓Ron大感吃不消,因為排山倒海而來的視覺衝擊,在還未喘息了解時,另一波颶風早已悄然接近身旁並開始發威中。而這一切,都是無法預期與掌控的,就因為如此,才害怕這我聞所見的將會成為心中一個個懸案,無法解析與傳述,更何遑安撫受驚的自我。

剛開始時,我總會跟在Ron身旁,隨時給予協助並解說,後來我放棄這樣的做法,因為這樣只會讓我更累、無法專心走路。之後我讓他自由行動,不管是拍照或是走路,我相信我會在下一次休息的時候看見平安的他,而他也必須學習如何跟上進香隊伍、如何調整走路節奏、如何觀察每一個事件,進而融入整個進香群體中,如此才有辦法走過一路又一村。

Ron對我說:「每當我休息時,我立即癱瘓無力;但看到起轎時,渾身的能量又立即湧現,走了一段路之後,思緒愈佳清晰與敏烈。每當我按下相機快門的剎那,我清楚的知道:我捕捉到了影像中的真誠 (I got it.)。這個感覺很特別、很過癮,我從未如此密集地感受過。」「事後,我端視照片時,我總被自己與被攝體所感動,因為唯有雙方如此信任,才會有此佳作;因為曾經參與體驗過,才懂得彼此溝通的脈動。」

生活中許多瑣碎的小事很容易讓我們變得悲觀存疑,忘記自己還有能力撐過去,還可以重新再來。於是我們習慣在不如意時,直覺地尋求神鬼的庇佑,而非反求諸己。我自己參加進香數次,只要堅信前往,都有不同的轉機與幫助。而在進入進香隊伍後,又是另一種身心的考驗。每當走路走到掛掉時,此時給予我最大激勵的不是廣播車的機械式放送或八股音樂,而是旁人的一個堅持眼神與不放棄的腳步。起身再走,發現原來走路也並非如此困難。或許一件簡單的事情,本應順其自然地處理,但人們總是習慣簡單複雜化、複雜政治化、政治民粹化,最後搞得大伙都深陷無量黑洞中,盲目而混亂。

徒步進香是個心的開始,也是個無界的道場,走過一趟,你會發現你已站在心中巨人的肩上。當心中的巨人被喚醒後,你們將攜手無懼地面對每一個挑戰、分享每一次挫敗。即便在最困難的環境,依然慷慨堅忍;即便在困頓無助的時候,依然勇敢擔當。

進香,走就對了;剩下的,白沙屯媽祖會在適當的時機、適當的方法,教你如何走下去。

文章取自:歐弟桑的台灣慢遊筆記本 | Pilgrimage — 應許‧行腳‧繫香緣 | 2009年進香感言/喚起心中的巨人

Leave a comment